御宅屋 > ag直营官网|官方网站 > 锦臻 > 第十六章 真相
????明臻这番话,让李护卫陡然一颤,他只是想借机陷害泾阳王世子,挑起事端,令圣上对泾阳王府不喜罢了,可没真的想害死殿下啊!

????谋害皇子,可是诛九族的大罪,借他几个胆他都不敢啊!

????李护卫强压住心中惊慌,扑通跪在鲁王跟前,叩了一个响头,道:“殿下,属下没有害您之心。您千万不要听这小女子妄言。”

????一面是从小跟在身边的护卫,一面是救了自己的——蘅阳姑母的亲闺女,鲁王一时也不知该信谁才好。

????明臻睨那李护卫一眼,徐徐又道:“宫中御医大多年迈,等他们赶过来,起码要半个时辰。你们王府护卫一个个都是年轻的壮汉,把您送回王府,或送进宫,怎么都用不上半个时辰。”

ag直营官网|官方网站 ????“再者,这不远处就有个药堂,坐诊的大夫是京中赫赫有名的楚大夫。也不知他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,非要等御医来?泾阳王世子是担忧鲁王殿下您,让他们抓紧送回去。可是李护卫无论如何都不肯,甚至要拔剑相向。这一点,在场的百姓都可以作证。”

????鲁王望向众人,只见大家都颔了颔首。

????“你还有何话要辩解?”

????鲁王面色难看,冷冷地瞥了李护卫一眼。先前,便就是他拎来的那壶水。

????鲁王觉得遍体生寒,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人,竟会对他下毒。

????李护卫脸色一白,“殿下,属下只是……”

????鲁王不想再听,只厉声道:“把李护卫押进宫中,请父皇定夺。”

????他心中已有数,但却不想再外人面前丢了脸。

????事情发展到现在,蒋衍和萧瑟也都已经心知肚明。平日里他们爱逗鲁王,可这个时候绝不会冷嘲热讽。

????鲁王府护卫打发看客们散去,蒋衍冲蒋泽颔了颔首,旋即示意明臻离开。

????明臻却未行动,只凝视着鲁王言道:“殿下可借由此事,清一清府中的人。”

????鲁王一怔,眉眼微微蹙起,刚想开口说什么却听得少女道:“明臻告退了。”

????只见她转身踏了出去,那个素来寡言的萧瑟也跟了上去。

????鲁王摸了摸下巴,在心底暗暗思忖明臻方才所言。

????几人回到雅间,蒋衍没了吃饭的兴致,他眉头紧锁,神情很不好看。

????事情发展到现在,他若是没有瞧出那李护卫今日是冲他而来,那他就枉为长风军少帅!

????一个兵权在握的泾阳王世子毒杀鲁王,这样的消息传出去,足以让泾阳王府覆灭。

????蒋衍下意识地攥了攥拳头。

????明臻知道表哥心情不痛快,便倒了一杯茶推倒蒋衍面前,“表哥,喝茶。”

????蒋衍抬眸望向明臻,勉强露出一丝笑容。

????明臻轻声道:“所幸今日贼人是临时起意,我这解毒丸也恰好能解了鲁王所中之毒,否则,今日我们怕是都走不了。”

????蒋衍眼睑一垂,眸中闪着寒光。

????明臻不动声色地又道:“今日碰见鲁王是意外,只有瑜王知道。我大胆猜测,是瑜王做的。”

????为了泾阳王府,明臻不打算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藏着掖着。瑜王那人城府极深,凭她一人,不一定能对付得了。

????蒋衍一愣,“你说瑜王?”

????明臻颔首,“咱们在大街上与鲁王分开的时候,我看到瑜王神情有异。”其实明臻那会儿根本没回头看蒋睿,只是凭借对他的了解,他知道这事儿一定是瑜王干的。

????借一个小小的鲁王,挑唆圣上和万千百姓,让泾阳王府陷入不义之地,更甚至会成为一个谋害皇子的凶手。

????届时,即便是圣上相信泾阳王府,也堵不住天天悠悠众口。

????这个蒋睿,惯常会利用民心,龌龊之极!

????明臻难以掩饰对蒋睿的厌恶,提起他时眉角不由得蹙起,“咱们碰巧撞上鲁王,起了冲突,那会子瑜王也在场。谋害皇子,一般人是不敢做的。除了瑜王,没有其他人。”

????“表哥。瑜王是冲着王府去的,并不是冲着鲁王。那毒药不是什么太致命的,可是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,那泾阳王府……”明臻很是忧心忡忡,一双秀眉紧紧地蹙了一起。

????一旁萧瑟开口:“我亦觉得是瑜王。方才在人群中,我发现了瑜王府的人。”

????萧瑟一向话极少,但是心思却是缜密。

????瑜王那人做事,讲究万无一失,所以他派人暗中查视。若事成,皆大欢喜。若不成,他定会杀了那李护卫。

????明臻转了转眸,而后沉沉言道:“若是如此,那李护卫恐怕活不到进宫了。”

????蒋衍蹙着眉头,“这事暂时不要对外人说。我要先去查一查瑜王府。”

????明臻想起蒋睿那些阴险狡诈的手段,想起前生表哥就是被瑜王和齐王合谋害死的,忍不得忧虑道:“表哥,您记着千万要小心。瑜王那人不好对付,一定要顾着您自个儿的安全。”

????蒋衍闻言,心中闪过暖意,“我自会小心的。”

????萧瑟睨一眼秀眉皱在一起的明臻,心中竟有些难受。

????三人食不知味地用完了饭,蒋衍打算进宫去探消息,所以便与萧瑟言道:“我有事要先走。你把我妹子安全送回国公府。”

????萧瑟颔首应下。

????明臻看着蒋衍上马背驰而去,揪着的一颗心始终放不下。

????萧瑟忍不住宽慰道:“阿衍不会有事的。”

????听着他难得温热的声音,明臻心中也觉得暖了暖。她颔颔首,嘴角微微弯起,“我知道。”

????萧瑟一路护送明臻回镇国公府,看着明臻进了门,才转身离开。

????明臻回到梧桐阁,一日的好心情被瑜王破坏掉,心中更是忧心蒋衍。她低低地叹了一口气,而后又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。

????前生,泾阳王府是不知道蒋睿的歹毒居心才着了道。

????这一世,表哥已经提前知道,有他在,自不会让这种人害了王府去。

????再者,还有她在暗中筹谋。

????她可算得上是最了解蒋睿的人。

????从前他为了取得她的信任,可是把什么都告诉她了。

????明臻松了松眉角。

????秋澜迎上来,“姑娘可要歇歇?”

????明臻摇摇头,准备去书房坐一会儿,想一想怎么对付瑜王那厮。她刚要起身,院子里有人恭谨言道:“老身乔嬷嬷,来传老太太的话,请大姑娘到长生院坐坐。”

????明臻微一愣怔,她除了每日晨昏定是,素来很少到老太太那去。一来老太太亲近二房,二来她以前有些害怕老太太,也觉着和老太太没什么可说的。所以很少去,老太太也从来不会让她坐坐。

????今日,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????不对!

????明臻猛地想起早晨明婧的话,怕是她向老太太告状了吧。

????得了!

????正好,她也想找明婧出出气。

????明臻忙迎出去,朝乔嬷嬷浅浅笑道:“有劳嬷嬷跑一趟,咱们这就走吧。青蛮,去屋里拿上先前给祖母的东西一道过来。”

????青蛮应了是,回屋去取东西。

????那是前几日姑娘特意嘱咐她,让在珍宝阁订做的,是一块上好的红玉。

????明臻和乔嬷嬷一道先走,很快就到了长生院。

????没进门,明臻就听见屋子内欢声笑语。

????乔嬷嬷撩起幔帐,“大姑娘到了。”

????明臻恭谨有礼地朝明老夫人行了大礼,“请祖母安!”

????明老夫人面色有些沉峻,她半倚着暖榻,一手还握着明婧的手,冷声道:“起来吧!”

????明臻起身,一眼就瞧见明婧在一旁洋洋得意地望着她,一双凤眸透着些许讽意。

????明老夫人望着眼前这愈发优雅华贵的长孙女儿,不由得暗叹,果然是泾阳王的嫡亲外甥女,这模样和气质不是她府中其他的姐妹能比的。

????只是就因为她出身高贵,有皇室血统,便更要谨言慎行。

????想起方才婧姐儿所言,明老夫人寒了寒眸,“你今日出府,去了哪儿?”

????明臻浅浅笑着,目光瞧了一眼外头,见青蛮进了屋,才道:“今日去了珍宝阁,去取了前几日给您做的一块红玉。”

????明老夫人闻言,脸色陡然一变,“给我的?”

????明臻笑意盈盈地从青蛮手中接过梨木锦盒,小心打开,只见那锦盒中放着一块红玉佩,“祖母瞧瞧可还喜欢?”

????明老夫人下意识地松开了明婧的手,盯着那红玉移不开眼,红玉难得,这般上乘的品质更是价值连城,“这……祖母怎能收您的东西?”

????明臻自顾走上去,恭谨呈给明老夫人,“祖母喜欢,臻儿就高兴了。”

????她抿着唇轻笑,目光更是真切,“这几日母亲不在府中,都是祖母照顾臻儿。一块玉佩不算什么。今日我贪玩,在外头耽搁了些时候,还望祖母恕罪。”

????明老夫人本是想要斥责明臻的,却没成想这丫头竟这般有孝心,她一时又尴尬又高兴,“你是祖母的嫡长孙女,计较这些做什么。这玉佩……”

????“您就收着吧!”明臻将锦盒往老太太怀中一塞,露出娇憨的笑容,“您不收下,臻儿还以为祖母不喜欢我呢。”

????明老夫人连忙道:“这怎么会?祖母最心疼的就是你了!”

????明婧在一旁,脸都绿了。